閩南網 > 教育 > 教育新聞 > 正文

浙江正式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记录 入学就业不归入档案

法制日报   2019-12-18 10:41

  近日,浙江省人民檢察院聯合浙江省委宣傳部、共青團浙江省委等12部門共同出台《浙江省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

  《實施辦法》中明確,對于犯罪時不滿十八周歲,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以及免予刑事處罰的未成年人,包括檢察機關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案件中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公安機關依法作出治安管理處罰、收容教養等決定案件中的未成年人,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司法行政機關應當對犯罪記錄、違法記錄予以封存。

  根據《實施辦法》,封存的犯罪記錄包括立案文書、偵查文書、檢察文書、審判文書、刑罰執行文書等法律文書、電子信息以及其他案件材料。

  辦法並非著眼懲罰

  封存目的在于挽救

  據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有關負責人介紹,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是2012年刑事訴訟法修改後增設的新制度。2014年,浙江出台了《浙江省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實施辦法(試行)》。但實踐中,有關犯罪記錄封存、查詢規定過于原則、可操作性不強,對2012年以前未成年人犯罪記錄追溯封存、電子記錄封存、監督追責等規定不明確,導致一些未成年人犯罪信息被不當泄露。

  爲此,浙江出台正式《實施辦法》,對犯罪記錄封存的內容、犯罪記錄查詢程序以及監督追責機制都做了進一步完善。

  據北京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少年司法與法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宋英輝介紹,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新增的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是指對于犯罪的時候不滿18周歲,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未成年人,在被判處有罪但免予刑事處罰或者被判處有罪待刑罰執行完畢後,司法機關和有關部門應當對其犯罪記錄予以封存。

  宋英辉认为,无论是此前修改相关立法抑或此次浙江省出台《实施办法》,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让未成年人更好地回归社會、上学就业。

  據浙江省人民檢察院統計,自2016年浙江省檢察機關通過及時封存未成年人犯罪記錄以來,145名涉罪未成年人順利考上了大學。

  宋英辉认为,未成年人年龄尚小,身心并不成熟,在社會中的价值定位、发展定位有很大变数。很多犯有较轻罪行或有过其他不良记录的未成年人,多是因为监护教育不到位、心智不成熟、一时冲动、受他人或环境影响等原因犯错,主观恶性并不大。

  “《实施办法》的出台不仅给那些犯罪后改过自新的未成年人提供了重新回归社會的机会,对整个社會也有深远意义。”宋英辉说,《实施办法》并非着眼于对未成年人犯罪者的惩罚,而是注重于对他们的挽救。

  宋英辉补充说:“出台《实施办法》并不是说未成年人犯罪后不接受处罚,而是针对那些情节相对较轻的犯罪者,在他们接受处罚并再度走向社會后,不至于因曾经的过失而影响他们的生活。如果这些未成年人始终不被社會接受,可能再次滑入罪恶的深渊,对社會和谐稳定造成影响。”

  封存效果差強人意

  適當放寬就業限制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胡东林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封存是为了挽救,否则‘少年犯’标签很可能成为妨碍罪错未成年人回归正轨的沉重枷锁。近年来國內、省内发生了一些情节恶劣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造成了非常不良的社會影响,网络上要求严惩的呼声很高,但从整体看,未成年人实施的大多数违法犯罪具有偶然性、轻微性,而且他们涉世不深,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没定型,帮教矫治的成功率较高。采取分级干预措施,帮轻罪未成年人摘下‘标签’,可以避免他们自暴自弃,再次走向社會对立面。”

  相關媒體報道介紹了這樣一個案例:15年前,杭州一少年因輕罪入獄,成年後的他盡管已經洗心革面,找工作時還是處處被拒。看到浙江已試行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他本以爲可以擺脫“汙點”,卻被告知因溯及到刑訴法修改前的犯罪,很難妥善解決。

  《法制日報》記者查閱相關資料了解到,《聯合國保護被剝奪自由少年規則》第十九條規定“釋放時,少年的記錄應封存,並在適當的時候加以銷毀”。《聯合國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標准》第二十一條也規定“少年犯罪的檔案不得在其後的成人訴訟案件中加以引用”。

  圍繞未成年犯罪記錄封存,《實施辦法》從多個方面進行了完善。

  據浙江省人民檢察院相關負責人介紹,在適用對象上明確規定2012年以前符合條件的涉罪未成年人的犯罪記錄也應當封存,同時還補充規定了相應期間檢察機關作不起訴、公安機關作治安處罰、收容教養的未成年人違法犯罪記錄也應當予以封存,最大限度保護未成年人權益;明確封存的犯罪記錄應當包括電子信息,采取在相關電子信息系統中加設封存模塊或專門標注的辦法,實行專門的管理及查詢制度,電子信息未經授權不得查詢使用;按照舉重以明輕的刑事原則,從最有利于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出發,適當擴大封存範圍,將公安機關作出治安管理處罰、收容教養等決定的案件,一並納入封存範圍;規定對應當封存犯罪記錄的案件,由法院制作格式統一的《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告知函》,與生效裁判文書同時送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司法行政機關。檢察機關作不起訴決定的參照執行。

  此外,为了能够帮助符合条件的涉罪未成年人依法享有复学、升学、就业的权利,明确规定司法机关应当与教育、民政、人力资源和社會保障等部门加强联动配合。

  “目前,未成年人犯罪封存制度的实际效果距离立法预期还有一定差距,轻罪犯罪记录依然是一些未成年人生活工作学习的困扰和障碍。有些行业对于任职资格限制较多,限制范围较广,不允许有任何犯罪记录。如果一些和过往犯罪记录关系不大的行业作出过多限制,那么可能会导致一些犯罪未成年人回归社會困难,所以适当放宽对犯罪未成年人的从业资格限制还是有必要的。”宋英辉说。

  明確細化犯罪類型

  建立評估追蹤機制

  對于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也有網友表達了一些疑慮,認爲可能使得個別有犯罪想法的未成年人缺少忌憚。

  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有關負責人提到,犯罪記錄封存有嚴格的適用範圍,僅適用于涉嫌輕微犯罪的未成年人。根據刑訴法規定,只有犯罪時不滿18周歲,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犯罪記錄,才應當封存。對涉嫌嚴重犯罪的,應當依法批捕起訴,刑期五年以上的不予以封存記錄。封存犯罪記錄並不是消除犯罪記錄,而是爲了嚴格限定犯罪記錄的查詢權限。根據法律規定,司法機關因辦案需要或者有關單位根據國家規定,經過嚴格的審批程序,可以查詢被封存的犯罪記錄。

  另據介紹,對于重新犯罪或有前罪的未成年人,可依法解封其被封存的犯罪記錄。被封存犯罪記錄的未成年人,如果發現其有遺漏罪行或再次實施犯罪,且漏罪或新罪與被封存記錄之罪數罪並罰後被決定執行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應當對其犯罪記錄解除封存。

  “應該給予犯罪未成年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對于故意犯罪主觀惡性較深的犯罪未成年人要記錄在案,對于過失犯罪、主觀惡意本性不深的犯罪未成年人,封存犯罪記錄對他們以後向善會更有好處。”宋英輝說,“現有相關法律還應該在未成年人犯罪分類上作出細化規定,同時建立有效可靠的評估機制和追蹤機制。”

  宋英辉建议,对于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的有关规定还可以更灵活一些。对于确实情节轻微、偶犯、初犯、主观恶性小、社會危害性低且真诚悔改的犯罪未成年人,可以将其犯罪记录予以封存。对于未成年人团伙作案的首要分子,共同犯罪的主犯,多次作案屡教不改或数罪并犯的情形,以及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等造成严重后果的暴力性犯罪,涉黑涉恶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可综合案情予以衡量。如果确实属于主观恶性较大、社會危害性较大、再犯可能性较大的未成年人罪犯,不应一律予以封存,对于已经予以封存的也应当予以解除。

  北京市致誠律師事務所主任、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佟麗華認爲,多數對于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的反對意見,主要是出于對受害者的同情。實際上,在經過定罪判刑之後,施害的未成年人已經爲其犯罪行爲承擔了相應的法律責任,對于受害者而言,能夠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心理安慰作用。

  “可以考虑建立未成年人犯罪数据库,对未成年人犯罪类型进行科学分类,对数据库进行追踪整理。”佟丽华说,“要注重对数据库的及时更新和衔接,实时跟进,尽量做到全覆盖;对查询范围要进行合理规定。在数据库基础之上,注重平衡涉案人员的就业权,妥善考量限制就业的范围。”(本报记者  杜 晓 本报实习生 邓清月)

新聞推薦

  • 2019中美贸易磋商谈判最新消息 中美经贸最新动态
  • 青蛙应该先打开什么 微信朋友圈换青蛙头像遊戲答案
  • 刺激戰場被強退什麽原因?絕地求生刺激戰場體驗服測試結束
  • 海门证大中学视频疯传 两名当事学生被勒令退学(图)
頻道推薦
  • 2020春节放假通知调休补班安排 政府单位元
  • 2019年度十大语文差错盘点 《咬文嚼字》201
  • 2020年寒假放假时间小学生1月几号放 南昌中
  • 24小时新聞排行榜